>
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评德教育部长剽窃门,德教育部长论文涉嫌剽窃或将被剥夺博士学位

德国大学初步认定教育部长博士论文剽窃
评德教育部长剽窃门:学术独立对大学是何等重要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有消息报道,德国现任教育部长沙万女士,因为涉嫌论文剽窃而遭到调查,目前授予其博士学位的杜塞尔多夫大学已经正式启动学位剥夺程序,这位女博士后部长,恐怕将会面临学位被剥夺甚至更严重的后果。

德国杜塞尔多夫大学1月22日宣布,经过一个多月的认真审查,该校初步认定德国教育和科研部部长安妮特·沙范1980年的博士学位论文存在一定程度的蓄意隐瞒引文出处及剽窃事实,并决定展开进一步调查。该校学位认证委员会主席、哲学系主任布鲁诺·布勒克曼在当天召开的记者会上说,该委员会接受该校博士学位授予委员会的调查结果,认定沙范于1980年在杜塞尔多夫大学完成的题为《人和良知:关于现今良知教育的条件、需要和要求研究》的博士论文有数十页未注明引文出处,存在蓄意剽窃、隐瞒事实及欺骗企图。学位认证委员会在当天下午举行的闭门会议上,以14票赞成、1票弃权的结果通过决议,决定将启动主程序,审议是否最终剥夺沙范于1980年获得的哲学博士学位的议题。布勒克曼在一份声明中说,目前的调查程序“距离最终结果公布尚须一段时间”,但是“无论涉及任何人,只要是违反学术道德的行为都必须被独立并彻底地审查”。该委员会下一次会议将于2月5日举行。2012年5月,有德国学术网站称沙范当年的博士论文有50多处涉嫌剽窃,沙范断然否认,并坚称她决不辞职,将继续作为基民盟的教育部长候选人参加定于今年9月举行的大选。德国总理默克尔已向沙范表示个人支持。执政的基民盟秘书长赫尔曼·格罗赫当天也表示,此项针对沙范学生时代论文的调查不应仅限于杜塞尔多夫大学内部,而应引入一个由德国全国科学学术协会组成的专家组,按照更加公开、透明和客观的标准来展开,同时也需要更多持中间立场的鉴定者参与进来。2001年初,德国前国防部长卡尔—特奥多尔·楚·古滕贝格因博士论文剽窃一事曝光而被迫辞职,并移居美国。据悉,古滕贝格最近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达特茅斯学院演讲时遭到学生联名抗议而被迫取消原定演讲。更多阅读德国教育部长否认博士论文剽窃 德国启动调查教育部长涉嫌论文剽窃事件德国教育部长博士论文涉嫌剽窃面临指控德国教育部长被指博士论文涉嫌剽窃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因博士论文造假被剥夺博士学位后,德国教育和科研部长沙范2月9日迫于压力宣布辞职。沙范当天与总理默克尔共同面见媒体,宣布辞职决定。沙范再次明确否认对她博士论文的剽窃指控,不接受杜塞尔多夫大学取消她博士学位的决定。不过,“否认”、“不接受”也难以改变授予其博士学位的大学的决定,即便她本人是教育部长,得到总理的支持。这起博士论文造假调查显示,学术独立对于大学是何等重要。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杜塞尔多夫大学宣布“初步认定沙范1980年的博士学位论文存在一定程度的蓄意隐瞒引文出处及剽窃事实”之后,沙范还是有不少支持者,其所在的执政的基民盟秘书长赫尔曼·格罗赫表示,此项针对沙范学生时代论文的调查不应仅限于杜塞尔多夫大学内部,而应引入一个由德国全国科学学术协会组成的专家组,按照更加公开、透明和客观的标准来展开,同时也需要更多持中间立场的鉴定者参与。与此同时,德国一些学术机构和研究所也公开质疑杜塞尔多夫大学的调查结果并联名谴责该大学的调查不够严谨、不够规范。但是,杜塞尔多夫大学并不为所动,也没给部长校友“面子”。该校的学位认证委员会于1月22日以14票赞成、1票弃权的结果通过决议,决定启动主程序,审议是否最终剥夺沙范于1980年获得的哲学博士学位的议题。随后,由该校8名教授、两名学术成员、两名非学术成员及3名学生组成的学位认证委员会,最终以12票赞成、两票反对及1票弃权的表决结果通过取消沙范博士学位的决定。学位认证委员会的决定是具有最高权威的,必须得到执行,这是“学术独立”的基本原则。否则,如果大学学术机构的决策不具权威性,可以被左右,学术独立也就无从谈起。对于杜塞尔多夫大学的决定,沙范通过律师发表声明,称该调查存在“程序上的不合理和引用证明材料的违法性”。按理,她可就此向学校的学术仲裁委员会申诉,也可就学校的做法到法院起诉,但从学术独立的角度审视,这很难“翻盘”。首先,此前学位认证委员会的调查是很严谨的,完全按照学术决策的程序进行;其次,正如媒体分析所说,沙范虽然有权起诉杜塞尔多夫大学,但德国大学的科研是独立的,法庭很难裁定一个专业科研机构的决定是否违法。提起诉讼能为沙范赢得一些时间,但诉讼过程旷日持久,对处于大选年的执政党来说,可能会成为一个负担。学术独立是大学自治的重要方面,这要求,对于学者的学术评价(包括学术不端的调查、处理),只能基于学术原则,学术评价不能被媒体评价、司法评价所替代。中国近年来也屡屡爆出学术不端丑闻,但是,对于学术不端的调查、处理却往往无疾而终,不了了之。原因在于,没有办学自主权的大学,学术并不独立,所以,学术调查、评价会受各种现实利益因素的干扰,不要说很难对沙范这样的政府高官启动调查,就是对略有一点身份的学者,调查都迟迟难以启动。即便启动调查,学校的学术委员会也不独立,得到的调查结果缺乏公信力。如此一来,对学术不端的“揭露”就只有走非学术路径,实行媒体评价和司法评价了——— 所谓媒体评价,就是当事各方在媒体上打嘴仗,指望以舆论左右事件走向;所谓司法评价,就是将学术不端争议诉诸法庭,希望法庭判决。更离奇的是,即便造假抄袭被认定属实,处理结果也往往轻描淡写,前些年,中国有几所大学的副校长、校长涉嫌抄袭被认定属实,但涉事的副校长、校长居然全身而退,仍担任相应行政职务,只有个别被调离岗位,学术尊严荡然无存。学术不端是大学的毒瘤,必须彻底铲除,大学和学术才能得到健康发展。沙范获得博士论文已经32年,但她最终还是为自己当年的错误付出代价,在我们这里,会不会又惹出“能力重要,还是诚信重要”的大讨论,抑或“当年的学术规范不严格,既往不咎”的各执一词呢?这样的“大讨论”只会发生在学术不独立、学术异化为工具的环境中,越是“讨论”,大学、学术越是一地鸡毛。(原标题:大学学术决策的最高权威)更多阅读德国教育部长因涉嫌博士论文剽窃辞职

引起争议这篇论文的名字叫“人与良知”。是沙万年仅25岁,也就是1980年写作完成并且以此获得博士学位,现在有人在论文中发现了大量引用但是没有标注的内容,事情曝光之后,迫于舆论压力沙万部长请求授予其博士学位的杜塞尔多夫大学对其论文进行仔细的鉴定以便澄清事实还他清白,于是该大学的博士论文委员会便开始了相关调查取证工作,并且在去年也就是2012年秋天公布了初步调查结果,让沙万以及德国执政党大跌眼镜的是该委员会认为沙万女士的论文中的确存在蓄意的抄袭行为,而且杜塞尔多夫大学于本周二公开表示将正式启动剥夺沙万女士博士学位的程序,沙万女士自己对调查结果表示不能接受,坚决否认自己有抄袭行为,并且希望外部的独立机构进行新的调查。

德国反剽窃运动起源于2011年,当时德国国防部长古腾贝格被指博士论语中有大量引用篇幅,而没有进行标注,也就是说涉嫌迫切,开始这位年轻有为贵族出身的政治新星对剽窃指控是予以坚决否认,但是在接下来的相关调查中面对大量的证据不得不承认,由于一时疏忽等原因在引用别人作品时没有进行标注,这样的疏忽当然是不能得到公众的谅解,因为涉及抄袭的内容高达70%,这个疏忽太大了点。随后授予其博士学位的拜罗伊特大学取消了他的博士头衔,而古腾贝格在反对党以及民众压力下不得不辞去部长职务,古腾贝格这位先后担任过经济部长和国防部长并且被基民盟党内寄予厚望的政治明星顷刻变成了一颗政治流星,虽然古腾贝格事件结束了,但是轰轰烈烈的反剽风暴却越刮越猛,特别是在网络上掀起了一股揪剽热爆,尤其是那些权高位重的政界人物成了这场运动的重点关注对象,正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德国现任教育部长沙万女士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或许会成为第二个古腾贝格。

德国目前各界反应不一,公众舆论当然是支持杜塞尔多夫大学的这一决定,认为剽窃行为不能容忍,特别身为教育部长本身就应该具有表率作用,抄袭行为无疑是失去了作为一名为人师表的教育部长资格,当然反对党当然也是持相同立场,要求沙万部长引咎辞职,今年德国将面临大选,反对党借机发难则当然不难理解,而沙万所在的执政党则像当年对待古腾贝格事件一样试图力保沙万,在这一事件中最值得玩味倒是德国一些学术机构和研究所的态度,他们公开质疑杜塞尔多夫大学的调查结果并且联名谴责该大学的调查不够严谨,不够规范,现在看来沙万事件已经是由一场涉及本人的博士学位之争变成了一场各阶层、各种政治势力参与的角逐,如果说问题处理不当,不仅沙万女士博士头衔和部长乌纱不保而且还可能给其所在的执政党造成负面影响,尤其是在大选之年这种影响有时候是非常致命的。(记者 薛成俊)

本文由联系我们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评德教育部长剽窃门,德教育部长论文涉嫌剽窃或将被剥夺博士学位